欢迎访问甘肃法院网,今天是 2019年10月22日 星期二
行政赔偿

行政审判专栏 | 职工相互撕扯被劝阻后再次撕扯互殴行为引起暴力?#25749;Γ?不属工伤认定的情形

来源:省法院行政庭 作者:姚振勇 曹瑞童 责任编辑?#21644;?#26234;慧 发布时间:2019/7/31 17:24:50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640.webp (2).jpg

职工相互撕扯被劝阻后再次撕扯互殴行为引起暴力?#25749;Γ?#19981;属工伤认定的情形

——李海军诉平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案

姚振勇  曹瑞童 



裁 判 要 旨

为了保障劳动者因工作或者与工作相关活动伤亡后能获得救济,只要劳动者受到的暴力?#25749;?#19982;工作内容相关联的,并且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就应当认定为因工作原因或者履行工作职责受到的暴力?#25749;Γ?#32780;予以工伤认定。但是,因劳动者之间或者劳动者与他人之间的相互撕扯行为受到暴力?#25749;?#30340;,尤其是撕扯被同事劝开后再次发生撕扯,属于相互撕扯殴打的暴力行为,其受到的暴力?#25749;?#19982;履行工作职责无直接的因果关系,不属于因履行工作职责过程受到的暴力?#25749;Γ?#19981;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的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原因受到暴力?#25749;?#30340;情形。

[索引词]

工伤认定 意外?#25749;?/p>



案 情

李海军系华亭煤?#23548;?#22242;有限责任公司砚北煤矿职工,从事井下检修工工作。2014年8月19日19时许,李海军在工作期间路过华亭煤?#23548;?#22242;砚北煤矿井下250203工作面?#20445;?#19981;慎跌倒将正在工作的同事田吉林?#27807;梗?#20108;人遂发生争吵并相互撕扯,被同事柳喜等人劝开,李海军持矿用工具扁铲与田吉林撕扯,并在田吉?#32622;?#37096;顶了一膝盖,二人再次被同事劝开后,田吉林持矿用工具斧抓朝李海军头部击打了一下,致李海军受伤,后李海军被其他同事送往华亭煤?#23548;?#22242;总医院救治。经诊断为颈后部开裂伤、脊髓损伤、颈?#20498;?#25240;。经甘肃明证司法物证鉴定所鉴定,李海军的伤残等级评定为四级伤残。2014年8月29日,华亭煤?#23548;?#22242;向平凉市人社局提出平凉市职工工伤认定申请,填报受?#25749;?#32463;过为“8月19日中班,综采二队田吉林在250203运输顺槽无极绳绞车尾?#25191;?#24320;挖无极绳绞车尾?#21482;?#30784;?#20445;?#26410;及时发现在?#21496;?#36807;的检修工李海军,从而导致田吉林将斧爪挥至李海军的颈部,导致李海军颈部受伤”。平凉市人社局根据华亭煤?#23548;?#22242;有限责任公司提交的调查材料,于2014年11月21日作出平人社工伤认字〔2014〕254号《甘肃省职工工伤认定决定》,认为李海军受到的事故?#25749;Γ?#31526;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一)项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予以认定为工伤。2015年9月初,平凉市人社局接到群众?#20174;常?#31216;李海军在与他人打架过程中被?#25749;Γ?#38543;后平凉市人社局依法进行调查,平凉市人社局根据2015年9月6日华亭县公安局出具的《关于田吉林?#23460;饃撕?#26696;件的情况?#24471;鰲?#21644;2016年3月30日华亭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华刑初字第18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认为平人社工伤认字〔2014〕254号《甘肃省职工工伤认定决定书》是在申请人华亭煤?#23548;?#22242;提供虚假材料和证据的情形下,错误作出的工伤认定。2016年5月25日,平凉市人社局作出《关于撤销平人社工伤认字〔2014〕254号<甘肃省职工工伤认定决定书>的决定》,决定依法撤销平人社工伤认字〔2014〕254号《甘肃省职工工伤认定决定书》,重新作出认定,并责成申请人华亭煤?#23548;?#22242;在10个工作日内立即负责缴回已支付给李海军的工伤保险费用90366.44元。逾期将依法?#24179;?#21496;法机关追究申请人华亭煤?#23548;?#22242;的相关责任。平凉市人社局经调查核查:2014年8月19日19时许,田吉林在华亭煤?#23548;?#22242;砚北煤矿井下250203工作面工作?#20445;?#21516;事李海军不慎跌倒将其?#27807;梗?#20108;人遂发生争吵并相互撕扯,被同事柳喜等人劝开,李海军持矿用工具扁铲与田吉林撕扯,并在田吉?#32622;?#37096;顶了一膝盖,二人再次被同事劝开后,田吉林持矿用工具斧抓朝李海军头部击打了一下,致李海军受伤,后李海军被其他同事送往华亭煤?#23548;?#22242;总医院救治。平凉市人社局根据调查的事实于2016年5月25日作出平人社工伤不予认字〔2016〕05号平凉市职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认定:李海军受到的事故?#25749;Γ?#19981;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决定不予认定为工伤。李海军不服该决定,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经审理后于2016年11月23日作出(2016)甘04行初15号行政判决,认为平凉市人社局认定事实属实,但适用法律错误。判决:一、撤销被告平凉市人社局2016年5月25日作出的平人社工伤不予认字〔2016〕05号《平凉市职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27426;?#36131;令被告平凉市人社局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判决书送达后,各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2017年2月12日,平凉市人社局再次作出平人社工伤不予认字〔2017〕001号《平凉市职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为李海军受到的事故?#25749;Γ?#19981;符合《工伤保险条例》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决定不予认定为工伤。李海军不服该决定,再次提起行政诉讼。在诉讼过程中,被告作出《撤销平人社工伤不予认字〔2017〕001号<平凉市职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的决定》,遂后原告申请撤诉,准予撤诉。2017年11月3日,平凉市人社局又重新作出平人社工伤不予认字〔2017〕008号《平凉市职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该决定调查核实的事实与平人社工伤不予认字〔2016〕05号《平凉市职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认定的事实一致,平凉市人社局依据该事实再次认定李海军的受伤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所规定“因履行工作职责而受到暴力等意外?#25749;Α?#30340;情形,决定不予认定为工伤。李海军不服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提起行政诉讼。


审 判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被告不得以同一的事实和理由作出与原行政行为基本相同的行政行为?#20445;?#20854;中“理由”包括据以作出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被告依据本院生效判决重新作出本案被诉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该决定认定的事实与结果均与原行政行政行为一致。被告虽提交了新收集证据,但其理由并未改变,与原行政行为的理由相同。被告的行政行为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一条之规定,属违法行为。经查,当日李海军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其来回走动进行维修本身处于工作状态,在工作中不慎跌倒将正在工作的田吉林?#27807;?#24341;发撕扯而致受伤,均是在短时间之内连续发生的行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李海军受伤系因其个人泄愤所致,故被告抗辩李海军受伤是因其个人泄愤,而非履行工作职责,不应认定为工伤的抗辩理由不予支持。平凉市人社局调查的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被告平凉市人社局2017年11月3日作出的平人社工伤不予认字〔2017〕008号《平凉市职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27426;?#36131;令被告平凉市人社局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李海军的受伤是否属于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25749;?#30340;情形;平凉市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事实是否清楚,适用法律是否正确。

关于李海军的受伤是否属于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25749;?#30340;问题。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25749;?#30340;,应当认定为工伤。2006年6月9日,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对〈工伤保险条例〉有关条款释义的函》(劳社厅函[2006]497号)规定,“《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20445;?#20854;中“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25749;Α?#20013;的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25749;?#26159;?#29976;?#21040;的暴力?#25749;?#19982;履行工作职责有因果关系。2007年7月2日,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工伤认定中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25749;?#30028;定问题的复函》(劳社秘〔2007〕157号)规定,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25749;?#30340;?#20445;?#24212;理解为有岗位职责并明确具体行为规定,其具有履行岗位职责权力的人员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受到暴力等意外?#25749;?#30340;应认定为工伤。从《工伤保险条例》立法原则、立法精神,以及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答复函看,工伤保险是保障劳动者因工作或者与工作相关活动伤亡后能获得救济,只要劳动者受到的?#25749;?#19982;工作内容相关联的,并且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就应当认定为因工作原因受到的暴力?#25749;Α?#26412;案中,被上诉人李海军系原审第三人华亭煤?#23548;?#22242;砚北煤矿井下检修工,从事井下检修工作。2014年8月19日19时许,被上诉人李海军在华亭煤?#23548;?#22242;砚北煤矿井下250203工作面检修过程中不慎跌倒将正在工作的同事田吉林?#27807;梗?#20108;人发生争吵并相互撕扯被同事柳喜等人劝开后,被上诉人李海军又持矿用工具扁铲与田吉林撕扯,并在田吉?#32622;?#37096;顶了一膝盖,二人再次被同事劝开后,田吉林持矿用工具斧抓朝李海军头部打了一下,致李海军受伤。本案被上诉人李海军在检修过程中不慎跌倒将正在工作的同事田吉林?#27807;梗?#21452;方争吵并相互撕扯,属于其履行工作职责时发生的摔倒。但是,被上诉人李海军与田吉林的撕扯行为被同事劝开后,李海军持矿用工具扁铲又与田吉林撕扯,并在田吉?#32622;?#37096;顶一膝盖的行为其性?#23460;?#32463;转变为相互殴打,与履行工作职责已无必然的联系。本案李海军虽然在履行工作职务过程中不慎跌倒,引起其与田吉林的撕扯纠纷,可以说与工作原因有一定关系性,但是其二人被他人劝开后,不仅未听从劝解,化干戈为玉帛,与同事搞好关系和睦相处,相反,又一次撕扯,并致受伤的行为不属于履行工作职责过程受到的暴力?#25749;Γ?#20854;受到的暴力?#25749;?#19982;履行工作职责无直接的因果关系,李海军的受伤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的,在工作岗位因工原因受到的暴力?#25749;?#30340;情形。

关于上诉人平凉市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认定事实是否清楚,适用法律是否正确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规定,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本案中,上诉人平凉市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认定,李海军与田吉?#22336;?#29983;争吵和厮打行为的时间为工作时间,起因是李海军不慎摔倒压在了田吉林身上所引起,但此事完全可通过合法、正当的方式解决,不至于发生多次撕扯和殴打,双方发生撕扯和殴打不是履行工作职责之需或者是为了更好的履行职责,李海军的受伤也不是因为履行工作职责所致,与履行工作职责没有因果关系。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被上诉人李海军在检修时不慎跌倒压在了田吉林压身上,双方发生撕扯后,被同事劝开后,李海军与田吉林第二次发生撕扯受到田吉林用矿用工具斧抓打伤,该暴力?#25749;?#19982;被上诉人李海军履行检修工作职责无必然的联系。上诉人平凉市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认定李海军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所规定“因履行工作职责而受到暴力等意外?#25749;Α?#30340;情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关于被上诉人李海军提出上诉人平凉市人社局以同一事实和理由作出的不予受理工伤认定决定错误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被告不得以同一的事实和理由作出与原行政行为基本相同的行政行为。同一事实和理由中的“事实”是指行政机关所认定的据以作出行政行为的法律事实;“理由”是指行政机关据以作出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判断事实和理由同一性的标准是主要事实和主要理由是否一致,即只要主要事实和主要理由一致,就属于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一条规定的同一事实和理由。本案中,2016年5月25日,上诉人平凉市人社局作出平人社工伤不予认字〔2016〕0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认定被上诉人李海军受到的事故?#25749;?#19981;符合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不予认定工伤。2016年11月23日,一审法院作出(2016)甘04行初15号行政判决,以上诉人平凉市人社局作出平人社工伤不予认字〔2016〕0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适用法律错误为由撤销,并责令上诉人平凉市人社局重新作出行政行为。2017年11月3日,上诉人平凉市人社局又重新作出平人社工伤不予认字〔2017〕008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该决定调查核实的事实与平人社工伤不予认字〔2016〕0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认定的事实一致,但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认定李海军的受伤不属于“因履行工作职责而受到暴力等意外?#25749;Α?#30340;情形,决定不予认定为工伤。本案上诉人平凉市人社局前后作出的两次不予认定工伤决定所依据的行政法规不同,其“理由”发生变化,不属于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一条规定的同一事实和理由的情形。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及判决结果错误,依法应当纠正。被诉的平人社工伤不予认字〔2017〕008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被上诉人请求撤销上诉人作出的平人社工伤不予认字〔2017〕008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的理由不能成立,依法应当驳回。上诉人平凉市人社局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甘04行初37号行政判决?#27426;?#39539;回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海军的诉讼请求。



评 析

工伤认定行政案件涉及民生,关系劳动者的切身利益。只有保护好相对弱势的劳动群体的合法权益,才能更好地实现社会稳定和发展。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用工关系的大量涌现,导致工伤事?#23460;?#30456;对较多。2010年以来,随着《工伤保险条例》的修订,工伤保险参保范围进一步扩大,参保人数不断增加,工伤认定行政案件数也逐年上升。虽然工伤认定行政案件法律关?#24471;?#30830;,但是工伤情形千差万别。特别是《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所规定的“因履行工作职责而受到暴力等意外?#25749;Α?#22312;?#23548;?#20013;的理解与应用问题。司法?#23548;?#20013;,对职工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遭遇到暴力?#25749;?#36896;成的受伤,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的工伤情形,但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引起的相互撕扯,最后导致到暴力?#25749;?#25152;造成的受伤是否属于上述法规规定的工伤情形,有着不同的理由与适用。

第一种观点认为,应当认定为工伤。理由是:此种情形下的受伤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认定工伤的情形。在现实生活中,工伤事故呈现不同的形态,有限的法律条文显然不可能?#20381;?#26080;限的生活事实。因此,在判断某一事故是否构成因工作原因受到暴力?#25749;?#20107;故?#20445;?#21017;不能仅仅局限于法律条文的理解,机械地适用法律法规,更为重要的是要从立法精神出发,严格把握工伤认定的构成要件,从而作出正确的判断。具体到本案,李海军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内,其履行工作职责来回走动进行设备维护检修?#20445;?#19981;慎跌倒将正在工作的同事田吉林?#27807;?#21518;引发撕扯而受到田吉林用矿用工具打伤,均是在短时间之内连续发生的行为,且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李海军受伤系因其个人泄愤所致,故李海军受伤《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工伤情况,应当认定为工伤。

第二种观点认为,不应认定为工伤。理由是:此种情形下的受伤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的认定工伤的情形和第十五条规定的视同工伤的情形。《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25749;?#30340;,应当认定为工伤。第十五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21171;?#25110;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21171;?#30340;;(二)在抢险救灾?#20219;?#25252;国?#20381;?#30410;、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25749;?#30340;;(三)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公负伤致残,已取得革命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后旧伤复发的。?#26412;?#20307;到本案,李海军在华亭煤?#23548;?#22242;砚北煤矿井下250203工作面检修过程中不慎跌倒将正在工作的同事田吉林?#27807;梗?#20108;人发生争吵并相互撕扯,最终至李海军受伤。其受伤满足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受伤,但争议的焦点在于是否是”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25749;Α薄?#21407;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在《关于对<工伤保险条例>有关条款释义的函》(劳社厅函[2006] 497号)?#28304;?#20570;了一个解释,“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25749;?#26159;?#29976;?#21040;的暴力?#25749;?#19982;履行工作职责有因果关系。”本案李海军在检修过程中不慎跌倒将正在工作的同事田吉林?#27807;梗?#21452;方争吵并相互撕扯,符合“履行工作职责”的时间要件。如果在摔倒当时双方受到?#25749;Γ?#23646;于因工作原因受到的事故?#25749;Γ?#31526;合《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工伤情形。但是,李海军与田吉?#22336;?#29983;撕扯行为被同事劝开后,?#22336;?#29983;多次撕扯行为,此事完全可通过合法、正当的方式解决,不至于发生多次撕扯,双方发生撕扯不是履行工作职责之需或者是为了更好的履行职责。据此,双方的行为性?#23460;?#32463;转变为相互殴打,该互殴行为与双方履行工作职责已无必然的联系。这种工伤认定情形,员工受到暴力?#25749;?#20165;仅与工作具有关联性还不够,履行工作职责必须是?#25749;?#21457;生的原因。故虽李海军的受伤虽然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上,但并非因工作原因导致,其受伤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的,在工作岗位因工原因受到的暴力?#25749;?#30340;情形。

其次,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其中“意外?#25749;Α?#24212;指不能预测、突然发生的?#25749;Α?#30683;盾发生后,李海军持矿用工具扁铲又与田吉林撕扯并在田吉?#32622;?#37096;顶了一膝盖,李海军与田吉林作为心智正常人,对于互殴行为可能造成?#25749;?#21518;果具有当然的认知,应当知晓互殴行为可能造成对方受伤的后果,故李海军因与田吉林互殴受伤不具有意外性。不能认定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25749;Α?#30340;情形。

最后,李海军和田吉林的互相撕扯虽然发生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但不能就此简单的推定为受伤是由于工作原因导致。最高人民法院杨科雄法官认为:“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在工伤认定中的作用,一是?#39592;俊?#24037;作原因”,二是推定“工作原因”。故考虑行为人的受伤是否能认定为工伤,首先应确定其受伤是否因工作原因,当直接证明工作原因的证据不充分,?#24418;?#36798;到事实清楚的程度,?#21028;?#35201;通过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来?#39592;俊?#22914;果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内发生的任何暴力?#25749;Γ?#37117;可能和员工的工作存在一定的间接因果关系,毕竟都和“工作”沾得上一点边,如果都认定为工伤,这样会无限扩大工伤的认定范围,显然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原意。

《工伤保险条例》?#19988;?#20010;保障劳动者权利的行政法规,在行政法规本身规定不明确的条件下,应尽可能朝着有利于劳动者利益的角度进行宽泛理解,这符合《工伤保险条例?#32439;?#22823;可能地保障主观上无恶意的劳动者因工作或与工作相关活动中遭受事故?#25749;?#25110;患职业病后能获得医疗救济、经济补偿和职业康复的权利的立法宗旨。并且该条例第十六条也规定了不得认定或视同工伤的三种情形,即(1)?#23460;?#29359;罪的;(2)醉酒或者吸毒的;(3)自残或者自杀的不认为工伤,这就进一步?#24471;鰨?#23545;一些主观?#23460;?#23454;施违法违规行为造成的?#25749;Γ?#19981;属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


阿森纳赛程2019赛程表
pk10滚雪球六计划群 内蒙古时时快三走势 pk10 临平名鼎国际小费 抢庄牛牛 233详细投注法 超神pk10计划 1000本金十期倍投方案 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 包胆包天 pk10全天计划免费版 计划时时彩qq群 福建时时技巧 组选包胆如何选号 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五星三胆